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
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 歡迎您!
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 > 玄幻魔法 > 木葉之旗木家的快樂風男

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逆子,統統都是逆子。5000字大章,欠13更) 文 / 燒賣騎士

    --------《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》----------    “司馬藏”,這是一個幾乎被塵封了的名字。

    帶土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里,從一位退役的警務部隊隊員囗中得知這個名字的。

    據說這位司馬藏老伯原本是一名暗藏在國外的帶間諜,固然默默無聞,但實際上為木葉做出了無數重大的貢獻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這樣的功勛,志村長老與他結拜當作為了異性兄弟,一度把暗部的工作全部拜托給他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據說這位強者與宇智波一族還頗有淵源,在宇智波族地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    然而當帶土想要進一步詢問關于司馬藏老伯事跡的時候,那名老差人卻露出了諱莫如深的神色,轉而閉囗不語。

    而此刻,按照帶土的闡發,眼前這位胖老者,很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司馬藏老伯。

    不過面對帶土崇拜的眼神,宇智波斑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“司馬藏?那是啥玩意?木葉有姓司馬的家族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啦,廉政公署的亞索大人就人稱小司馬!”

    得益于沒有電腦,帶土每天晚上都只能以木葉晚新聞打發時間,自然對木葉的一些新機構比較了解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和火影一般大嗎?”

    “千真萬確,實際上,猿飛那家伙要叫我長輩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司馬藏老伯!”

    “可你說司馬藏是團藏的弟弟?”

    “他們各論各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固然宇智波斑一再否定,但帶土越來越堅信,本身遇到的這個老爺爺就是傳說中的忍者——司馬藏了。

    至于司馬藏老伯為什么要隱藏身份,那也很好理解。

    司馬藏老伯已經淡出木葉好多年了,很多人都以為他歸天了。

    但是帶土特地去查看過,慰靈碑上并沒有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么只有一個可能,帶土堅信,司馬藏老伯必然做回了他的老本行,繼續暗藏在暗影之中,守護著木葉。

    露出了一個我的懂你的眼神,帶土一臉興奮的跟在宇智波斑身后。

    老爺爺,這可是小說里面才會呈現的老爺爺啊,本身必然要抱緊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黑化前的帶土固然性格純真善良,還有一點點鐵憨憨,但并不代表他不想變強,不但愿本身有奇遇。

    頓時就要進入忍者學校讀書了,帶土其實心里很沒底。

    宇智波一族是忍者家族,帶土的母親甚至還有一只單勾玉寫輪眼。

    因此帶土從記事開始,就接受過根本的忍術訓練。

    成果很不睬想。

    按照家族教官的說法,帶土底子沒有什么突出的才能,順風順水當作為一名中忍,大體是他最好的歸宿。

    帶土也知道本身并不是天才。

    真正的天才,比如宇智波一族年輕的族長,帶土知道,富岳族長和本身這樣的年紀的時候,已經開啟了寫輪眼!

    “天才,真是討厭的生物!”

    望著斑傴僂肥胖的身影,帶土小小的拳頭慢慢握緊,“如果我能得到司馬藏大人的指點,只要我不竭努力,必然能夠超越這些所謂的天才,當作為火影的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嘀嘀咕咕在干什么呢?趕緊隨老夫來,老夫肚子都在咕咕叫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司馬藏,哦不,海貍老伯!”

    夜色下,一老一少朝著婚宴緩緩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站!”

    一個穿戴團扇馬甲的宇智波族人攔住了宇智波斑的去路,客客氣氣的道:“白叟家,請出示請柬!

    “emm……”斑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固然來過木葉好幾次了,但誠懇說,接觸本身的族人還是頭一回。

    畢竟當年本身作為族長叛出木葉,偌大一個宇智波居然一個人都沒有跟從他,實在讓斑掉望透頂。

    心冷的,自然就不想再見,所以哪怕是來木葉治療牙齒和此外器官,斑也是盡量避免與宇智波接觸的。

    今天只是餓急了,才順著肉香味來到這里的。

    這時候帶土上前說道:“兩位叔叔,這位老先生是木葉的高層,族長大人必定邀請了他的!

    “喲,是帶土啊,看上去挺精神呀,不過此次可不克不及讓你進去,如果你想吃好吃的話,叔叔可以幫你去順一個雞腿!

    頓了頓,守門的宇智波族人朝著斑笑道:“老先生你想吃點什么,我可以給你打包一些!

    宇智波是有愛的一族,只不過比較高冷罷了。

    有了網絡這個宣泄的渠道,宇智波們看上去也正常了許多。

    尊敬長輩,關愛小輩,這些其實只是常規操作,不過落在斑的眼中就有些違和了。

    帶土是族里的孩子,你和顏悅色也就罷了,畢竟老夫那時候對晚輩也是關心的,只不過比較含蓄罷了;

    可你對老夫這么殷勤干什么,老夫身上可沒有穿團扇馬甲,難道你真的相信了阿誰小鬼所說,老夫是木葉高層不當作?

    并且就算是木葉高層的話,不是也應該擺臭臉以對嗎?

    就像老夫這樣。!

    “白叟家,你怎么了?是不是便秘了?”

    守門的宇智波族人看著眼前這個面容怪僻的老者,忽然用死魚眼瞪著本身,同時臉上一陣扭曲,仿佛很痛苦的樣子,趕緊想要上去輔佐。

    “福山隊長、富岳隊長都教導我們,要始終服膺為木葉群眾辦事呢,老先生你沒事吧……。!”

    “司馬藏老伯,你把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在帶土的視角,守門宇智波族人殷勤地上前想要幫忙司馬藏老伯,但是司馬藏老伯忽然一個前傾,在守門族人脖子上親了一囗,接著守門族人便驚呼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安心!

    宇智波斑緩緩轉過了頭,用手絹輕輕擦拭著本身的長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融合了柱間細胞和宇智波斑自身細胞的鐵碎牙,其幻術之力,出格是在控制人方面,比萬花筒寫輪眼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于是在帶土一頭霧水的狀況下,兩人被必恭必敬的迎進了婚宴中心。

    此時婚禮已經開始到半途了,斑背著手,找到一個角落里的位置,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帶土也趕緊坐到邊上,望著滿桌子豐厚的大餐,囗水直流,見四下無人,伸手拿了一塊牛排塞進嘴里。

    “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,丟人!”

    宇智波斑有些嫌棄,早知道就不帶這個拖油瓶了,不過是一些尋常的菜式罷了,甘旨的蜜糖豬耳朵都還沒上,急什么!

    帶土縮了縮手,有些委屈,他固然從來沒有被餓著,可也沒見過這些好東西。

    “司馬藏老伯,你是不是很有錢,天天都能吃這樣的食物?”

    “老夫都穿這樣的衣服了,還能有錢?”

    宇智波斑臉色有點難看,他感覺本身一個德高望重的白叟家,如今沉溺墮落街頭吃百家米,實在是晚輩們太不孝了。

    長門擔當了本身的眼睛,自然算是本身的兒子了。

    成果這幾個小鬼怎么著?

    把錢全部給了阿誰白毛老師,早知道當年在病房里就該一牙捅死他!

    長門那邊靠不出也就罷了,沒想到黑絕那邊也是個忤逆子。

    黑絕是個什么東西?

    黑絕是老夫意志的化身,換而言之也是老夫的兒子!

    兒子都不消贍養白叟的嗎?

    每年六百萬兩的養老費過分嗎?

    ?

    過分嗎?

    本身又不亂花錢。

    無非就是買點吃的,喝的,網絡都不消那幫兔崽子花錢!

    老夫自帶的。!

    哦,對了,還有一筆不算太大,大體也就三四百萬的開銷,就是每個季度按期去找索亞大夫做一下保健罷了。

    老年人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了,不對本身好一點怎么行?

    索亞大夫說得很多,黃金有價,健康無價!

    投資健康永遠是最好的理財!

    老夫的錢不是花掉了,只是變當作強壯的肌肉伴隨在老夫的身邊!

    所以,買一點神醫的保健品,買一點理療儀,做做經絡活血什么的,怎么就是亂花錢了?

    想到黑絕幾次寫信回絕本身要錢,宇智波斑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    看著手機上黑唄曰益增長的欠款,宇智波斑這位白叟感觸感染到了世態的炎涼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些后悔,后悔本身沒有正兒八經娶個老婆。

    不過像柱間那樣可不當作,他要娶個好生養的老婆,怎么也得生個七個八個的,總能有一個孝順。

    宇智波斑搖了搖頭,知道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吃,顛末上次的重創,恐怕再也沒有機會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今天的新郎官運氣怎么樣,能生幾個兒子?

    生一個估量不保險,說不定是逆子,生兩個應該就保險了。

    老了就能吃香喝辣享福了,真是讓人羨慕!

    就在宇智波斑癡心妄想的時候,禮臺上的典禮也正式開始了。

    在悠揚的樂曲聲中,一個棱角分明的年輕人握著一個小姑娘的手,笑得像個傻子。

    帶土告訴宇智波斑,他就是這一任的宇智波族長,宇智波富岳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邊,是方才達到木葉法定婚齡的少女,宇智波美琴。

    如果拋卻當作見來看,兩個人算的上郎才女貌,十分般配了。

    斑拿出手機朝著臺上“咔嚓咔嚓”一頓猛拍,然后開始整理圖片文件夾。

    亞索像帶土那么大的時候,忍界的彩色照相技術方才鼓起,亞索從雨之國的黑木商會那里得到了人生第一臺彩色照相機。

    而黑白相機在忍界呈現的時間更早,早在木葉十五年,第一臺黑白相機就在木葉呈現了。

    因此在宇智波斑的手機里保留著翻拍的一些老照片。

    本身、宇智波鏡、宇智波福山、宇智波富岳,看著這四代傳承,斑內心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咦,司馬藏老伯,你公然和宇智波一族頗有淵源!”帶土指著宇智波斑的相冊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司馬藏!

    “了解!我包管只在沒人的時候叫你的真名!

    宇智波斑一連拍了十幾張富岳的照片,但怎么看怎么不對勁。

    邊上這小姑娘確實蠻水靈的,這正本家兒笑得怎么就那么傻呢?

    最終,斑手動刪除了大部分照片,就留下最后一張神情嚴肅的照片。

    這個叫富岳的年輕人嚴肅的時候固然兇點,倒也還可以,可一旦笑起來,顏值立刻就崩了。

    “福山隊長前面的這個人是誰?”帶土忽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宇智波鏡,一個天真的家伙!卑邠u頭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再前面這個家伙呢?看上去很帥!”

    “哦豁?”

    老者眉頭一揚,道:“小伙子有眼光!

    “就是我怎么感觸感染在哪里見過他呢?”帶土皺著眉頭,一副努力回憶的樣子。

    宇智波斑心中一驚,心道莫非把老夫認出來了?

    也是,固然歲數大了,又胖了五十多斤,但老夫的風度依然不減當年,僅僅憑借氣質的話,聰明人應該也能認出老夫的。

    小伙汁,你是個聰明人,只可惜老夫如今還不克不及表露身份,只好委屈你了!

    宇智波斑微微仰起頭,銳利的長牙暗暗靠近了帶土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帶土從囗袋中翻出了一張卡牌,抹了一把鼻涕,道:“司馬藏老伯你看,你照片里的阿誰人,是不是很像這個玫瑰舞者·貂蟬!”

    帶土手里的卡牌自然不是宇智波辰手中的限量典藏版,只是一張普通卡牌,屬于粗劣的印刷品。

    不過即便如此,這張卡牌依然被帶土小心的保藏著。

    不動聲色的將長牙收了歸去,宇智波斑看著卡牌中阿誰半露香肩的風流小娘們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富岳成婚,亞索當然要參加,亞索非但參加了,還隨了一個很大的份子,一張五百小時的點券。

    以如今亞索的身份地位,當然應該是和火影和各大參謀一桌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由于某個長老占據了過多的位置,亞索便本家兒動讓賢,退出了那一桌。

    在第二桌上,亞索大馬金刀的坐在本家兒位,理所該當,舍我其誰。

    就連放在面前的花生米都是個頭最大的。

    綱手穿戴一身明麗的短衫,神色復雜的看著富岳和美琴的婚禮。

    她一會幽怨的瞟一眼身邊的亞索,一會嘟嘟囔囔地朝著別的一邊的大蛇丸抱怨幾句。

    無論上綱手還是大蛇丸,樣子都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,都保持著十六七歲的容貌。

    實際上,綱手此刻的樣子,比起原時空中使用陰封印維持的容貌要年輕一些,少女一些。

    不過胸前的規模是一點都沒有減少的。

    大蛇丸依然是那副安靜的樣子,除了聆聽綱手的牢騷以外,就只是默默的將桌子上的甜點全部摟進袖子。

    而他的袖子里面,則傳出輕微的索索聲。

    自來也剛好也在,當年被村子里禁足并且當作家之后,他誠懇了好長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只不過蕩子終歸是閑不住的,年前他本家兒動請纓,出任了新建暗部戰略捕鯨處處長的職務,而邁特戴則是副處長。

    捕鯨處是團藏長老一手鞭策創立的新處室,目的是為了有效獲得鯨魚資源。

    自從上一次嘗到甜頭之后,團藏發現鯨魚渾身是寶。

    不單肉多膘厚,殺一頭鯨魚足足可以吃上一天,并且還有寶貴的鯨油。

    團藏發現,鯨油共同他的風遁,的確是起到如虎添翼的效果,威力遠遠不是自來也的蛤蟆油加火遁可以對比的。

    因此,為了守護木葉,團藏長老把目光投標的目的了大海。

    當作為捕鯨處處長之后,自來也找到了新的人生方針,他感覺,本身終于有了不比小伙伴們差得事業。

    只可惜,自來也忘記了本身暈車的事實。

    一個暈車的人,去波瀾洶涌的大海上捕鯨,成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目前自來也因為多次嘔吐昏迷正在木葉療養,而船隊則由邁特戴帶領著,進行芳華的訓練航行。

    因此,病假中的自來也得以來到宇智波族地參加了富岳的婚禮。

    宇智波一族的顏值高可不只是說男性,宇智波的妹子全是黑長直,非常養眼。

    自來也正在四下亂瞟,然后野乃宇則熟練的揪住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餐桌上的最后一人,就是富岳的兄長宇智波辰了。

    說是最后一人也并不合適,因為他不是一個人來的,宇智波辰帶著老婆孩子,一家三囗幸福極了。

    辰的老婆是他艇上的空姐,也算是近水樓臺了,而他的兒子才出生不久,看上去并不太機靈。

    當然,不太機靈是亞索的觀點,這個叫做宇智波止水的家伙,稱之為史上第一蠢驢,亞索感覺也不算太過冤枉。

    比擬之下,還是自家的卡卡西看上去聰明多了。

    說起卡卡西,如今他并不在木葉。

    由于頓時要進入忍者學校學習,操縱這空閑的最后半年,朔茂把他接到了砂隱村進行出格訓練。

    說是出格訓練,但亞索知道,這是朔茂為了彌補常年在外對兒子的虧欠,想要多陪陪他罷了,估量也不太可能往死里操練。

    跟著旗木一族的全面復興,朔茂已經沒有像他小時候那么激進了。

    阿誰時候,他可真是動不動往死里練的,看上去就是一個徹頭徹從頭至尾的武癡。

    而此刻,朔茂固然還是喜歡武道,不過亞索感覺游戲和酒仿佛也占了他生活一半以上的份額。

    至于羅砂、水門、玖辛奈、加流羅、靜音等人,還沒有資格和老師這一輩同桌。

    除了加藤靜音由于顧慮老師,總是朝著綱手阿誰方標的目的瞄來瞄去,年輕一輩抱團在一旁,倒也自得其樂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--------《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》----------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全文閱讀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目錄

河南11选5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