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
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 歡迎您!
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 > 武俠修真 > 洪荒之神棍開山祖

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儲君鴻鈞,盤古之淚,勝負已分 文 / 星之煌

    --------《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》----------    出乎預料的棋路,落在了神圣陣營的關鍵之處。

    短短時間,這個復雜又癡肥的組織,內部經歷了太多的紛爭和辯論。

    有人想妥協,有人想抗拒到底,各不相謀,不克不及安寧。

    妥協的,是實力弱小的,是沒有底氣的……他們從現實出發,進行考慮——

    按照眼前的情況,人道的大羅不竭呈現,制衡甚至是代替他們的神位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就算最后取得了對鴻鈞的勝利,那又怎么樣呢?

    天帝歸來,以伏羲的尿性,多半會“將錯就錯”,對鴻鈞掌權以來的一系列鼎新當作果予以承認……將掉位的神圣給重重踩上一腳!

    到最后,他們真的是沒賺到大利潤,又惹一身騷。

    所以,他們想妥協,想與鴻鈞和談……因為利益,能在天庭之中上下其手,同樣的,也能毫不躊躇的倒標的目的天帝派系。

    于是乎,很搞笑的一面呈現。

    不少的弱雞帝君,在背后裝模作樣的背上了幾根荊條,排著隊到鴻鈞的面前晃悠,一臉誠懇的暗示——

    ‘唉呀!鴻鈞宰相呀!’

    ‘先前是我誤會了你為天地、為眾生的高貴品性,這是我的錯……’

    ‘此刻,我背負荊條,前來請罪……認打認罰,以此來清洗我的罪過……’

    ‘所以呢……你看是不是……’

    對于這些墻頭草,鴻鈞笑納之,不在乎他們曾有過的添堵行為,反而是禮賢下士,出殿相迎,展現了‘宰相肚中能撐船’的大包涵、大心胸,讓他們一股腦的插手到道教之中,壯大這個陣營。

    而這種場景,又被事先放置好的托,攝影錄像下來,廣泛的傳布開,當作為有力宣傳,重重的沖擊本就不不變的諸神集團,讓它們往分崩離析的道路上走得更遠了。

    ——鴻鈞,在挨了一番伏羲的社會毒打后,他徹底學精了,真正具備當作為一代“臉厚心黑”領袖的才能!

    天(帝)降大任于斯人(鴻鈞)也,必先苦其心志(讓其亡命),勞其筋骨(追殺不竭),餓其體膚(天庭刑罰),空乏其身(搶奪靈寶),行拂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克不及。

    這是伏羲對鴻鈞的繁重期望!

    是洪荒大師長對后輩杰出人物的關切的表現!

    為了鴻鈞的當作長,天帝付出了多少……誰能大白?

    為了在太昊卸任、從天帝寶座的大坑之中爬出來后,洪荒天庭能有一個合適的繼任者,伏羲用心堪稱良苦。

    ——是的,不出不測,在伏羲證道盤古當作功、不再需要天帝這個業位時,此刻代行權柄的鴻鈞將正位!

    這已經被欽定了!

    即使,鴻鈞曾經跟先天神圣集團有過非常不良好、不友善的接觸經歷,是諸神當作長道路上的絆腳石……但若追根溯源,鴻鈞倒是真正有著天庭儲君的資格,有著統率諸神的資格!

    不要忘記,天道……曾經有過、或者說是未來會有的一個重大使命。

    盤古手中的煉器爐!

    將混沌魔神殺的差不多后,盤古用天道為鼎爐,祭煉三千魔神,化作了無數先天靈寶。

    ——這,是鴻鈞昔曰發家的本錢,是他在這個時候給那些靈寶留下了一點點感應,才能在未來搜尋到手。

    但問題來了……

    混沌魔神……真面目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這是一個不克不及說的奧秘。

    是兩個家伙的雙贏大當作功。

    ——隊友全滅了。

    ——某人眼中含淚、嘴角帶笑,拿著擊殺隊友后掉落的金錢和裝備,傷(喜)心(悅)的走上了未知的前路。

    倒果為因,一切都被安葬在混沌的煙塵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某種意義上來說,天道地位是要隱隱超出大部分神圣一線的。

    畢竟,在盤古手中的豐功偉績,付與其本錢,讓它能俯視諸神,有一點資格辦理諸神。

    天帝不好說,儲君跑不了。

    更何況,天道精的后天教育,更是為他打下了堅實的根本,可以當作為接班人。

    造化玉碟!

    固然,這件靈寶穩中帶皮、皮中帶坑……但不克不及否定是,它在鴻鈞身邊漫漫歲月,可以說天道精是被其一手帶大的!

    天帝的偉岸神格、高貴品性,不竭的潛移默化,為鴻鈞這張白紙,染上了他的色彩。

    到最后,鴻鈞本質上,便是伏羲最對勁的擔當者,可以接手天帝這個寶座(大坑)。

    只不過,純真有資格還不當作,還要練練手,熟悉天庭的內部權爭,掌握套路,證明本身。

    故此,當有天帝遠行,儲君攝政!

    而鴻鈞,也不負伏羲的厚望,很順利的接過了這囗鍋,熟練的背在身上。

    并且,掌握天帝留下的通關策略,闡揚好了伏羲留下的底牌,一番合縱連橫,打得陳舊陳腐神圣集團是狼狽不堪,幾乎潰不當作軍。

    天帝派系,取得了階段性的大勝利!

    與之敵對的集團,弱小神圣被場面地步碾壓,為求止損,與此中高層心態偏離,站到了鴻鈞的背后,為其搖旗吶喊,做帶路黨深深捅了那些巨頭一刀,從中獲取利益,填補了整個大事件的吃虧,甚至還能有的賺!

    天之道,損有余而補不足!

    沖擊山頭門閥、巨頭豪強,攙扶中小神圣;沖擊復雜神圣集團,攙扶道教上位……這是伏羲、鴻鈞一脈相承的治政路線,平衡整個天庭的內部力量。

    平衡,才是王道!

    那些巨頭,一個個都栽在了這此中,被坑的死去活來。

    被割肉、被放血……欲退無路,欲進無門,不上不下,好不尷尬。

    到頭來,他們只好抗拒到底,也只能是抗拒到底。

    如同是賭徒,被迫壓上最后的籌碼。

    他們真的沒有法子退了!

    以前,巨頭們根底深扎,羽翼豐厚,關頭在于人多勢眾……但此刻,天帝的派系多了道教這個同樣涉足底層的大殺器,那是致命的!

    削其羽翼,斷其根底……當掉去了搖旗吶喊的小弟、能夠站在背后把持政壇的棋子,天庭的這般游戲,他們還拿什么去玩?

    斬斷核心巨頭與處所豪強接觸的機會,將其放在天庭這個燉盅里一點一點的小火慢燉,想怎么炮制,到時候還不是天帝一句話的事?

    這樣可怕的場面地步,由伏羲一手策劃,鴻鈞穩步執行……到得如今,神圣中的巨頭才算是看大白。

    ——伏羲才不在乎他們折騰什么大‘罷’“工”,什么“不合作”。

    不讓你們跳兩下,徹底表露出棋子,底層站好隊……怎么好玩一刀切?

    此刻好了,一刀切下,根系一點點鏟除……以后,就乖乖聽大boss的話,做一個忠臣,為洪荒天地貢獻力量罷!

    神圣陣營中的強者看懂了,也理解了,心底止不住的寒氣上涌。

    可他們也只能咬牙走到底,走到黑。

    ——不趁此刻,根基盤還勉強存在,進行最后一波攻勢,難道真的束手待斃?

    不甘心!

    “不甘心!”

    媧皇地產最高董事長在吶喊,小拳頭握的緊緊,狠狠標的目的高天揮出,似乎在捶著某人的幻影,將其一拳打爆。

    “我們要掉去一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們還有力量!”

    “修行之貴,貴在自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權利?博弈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們是輸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我們還剩下本身,可以依憑!”

    “諸位,讓我們用武力,來清君側!”

    媧皇站在星空中,揮舞戰旗,搖動了整個星海。

    她面對天地,面對眾生,大聲頌念著由少陽捉刀代筆書寫的“討天道檄文”,遍數天道精八大罪,嚴厲指出——

    天道已惡!

    當誅之!

    “我等為眾生立命,再不克不及看鴻鈞殘虐!”

    “殺上大羅天,毀滅惡天道!”

    這樣的號召,點燃了整個洪荒的戰火。

    太多太多的大羅巨頭,怒吼著、吶喊著,跟從戰旗所指,進行了革天革命的偉大起義!

    “修我戰劍,鑄我戰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寸山河一寸血,億萬神靈征天道!”

    “點兵點將,眾生為兵,神魔為將……不破天道終不還!”

    聲勢浩大,無與倫比!

    殺氣、煞氣,充溢了整個洪荒,動蕩了整個宇宙。

    依稀間,似乎回到了魔劫爆發的阿誰時代,血腥而殘酷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咔嚓!

    不周天柱的半山腰上,伏羲啃著一枚堅果,表情不那么舒暢的看著戲。

    ——任誰派出去耀武揚威的投影,被人給一拳打爆,表情都不會多么愉快。

    但是一想想,未來能收獲的勝利果實,他又不計較了。

    “病篤掙扎,有用嗎?”

    唏噓感慨著,他隨手一指,鎮天鎮道,浩瀚偉力充塞了洪荒山河。

    天帝的道,天帝的法,這一刻本家兒宰了宇宙。

    他鎮壓一切的粉碎,讓諸神征戰天道過程中所爆發的余波不克不及傾灑到乾坤里,損害眾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……沒了!

    伏羲才懶得管兩邊爆發的大戰,不去做補救者,甚至還巴不得兩邊將腦漿都打出來,讓他這個看戲的看個過癮。

    “不過,我似乎也看不了多少?”伏羲看著前方一片朦朧的景象,是無數恐怖力量交織的可怕殺地,“我離登頂不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愿,等我從里面出來,他們還沒打完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應該可以!

    “畢竟啊……這些年我放縱女媧,讓她膨脹的厲害,都超越萬伏的底限了!

    “這份勢力管轄諸神,面對鴻鈞……好歹能撐一陣子,不會秒跪!

    啃完了堅果,伏羲拍了鼓掌,悠哉悠哉的繼續本身的旅程。

    他將登頂不周,看個究竟。

    萬古悠悠,誰掌棋局?

    踏破無數的阻隔,無視那一道道能粉碎大羅巨頭軀體的劫光,伏羲最終踏入了一片怪僻迷蒙的地區。

    這里很奇異,似乎是一片天地的殘?

    又或者是混沌被劈開的景象,地水火風激蕩不休。

    太多太多晶瑩的血水,遍布在這里的每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始一踏入此地,伏羲心底就升起了莫名的情緒,似乎是與怎樣偉大的存在共識而得來。

    是心酸?

    是痛苦?

    是悲憤?

    太復雜了,難以辨清。

    蒼茫、渾噩的在這里邁步,最終伏羲看到了與所有血跡不合色彩光線的液滴,很晶瑩,透射著絢爛的光輝。

    在看到液滴的瞬間,一種莫大的酸楚,幾乎擊穿了伏羲的靈魂……那是一種怎樣劇烈的感情!

    恍惚間明悟,又像是一尊無上大能在他的耳邊呢喃,傾訴一切。

    “開天的時候,我留了一滴淚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周山中,天帝很蒼茫。

    天庭之中,天道精卻很歡樂。

    面對諸神的伐罪天道大軍,道教諸強面如土色,鴻鈞還笑得出來,能夠大刺刺的指點江山。

    仿佛那要取他天道精狗命的誓詞,從來就沒有過。

    “我們是不是應該跑路?”

    道德用目光示意他的兩個弟弟,暗地里籌議對策。

    “跑路……”元始想了想,輕輕給點了個贊,“好!”

    “這不太好吧?”靈寶卻有些躊躇,“不戰而逃,有些丟人誒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元始當真思索,而后很鄭重道,“那要不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和老大借囗有東西落在了昆侖,需要歸去取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弟你就在這里應付著……你不逃跑,就不丟人了嘛!”

    “分身齊美,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靈寶嘴角抽搐了一下,“兄長,你好狠的心……竟然丟棄我?”

    “是兄弟的,要死一起死!”

    “我們可不想陪葬……不值得!”道德感慨,“大軍來勢洶洶,此中高手如云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我道教,人數固然也不少,但是幾乎全是弱小的帝君……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想贏,真的只能看鴻鈞……可他此刻這模樣,心態這么飄,讓我感觸感染很懸!”

    這一戰,絕對不是什么兵對兵、將逢將、王見王。

    道教初當作,底端戰力有,中間的……算了,還是當做不存在吧。

    等于是鴻鈞一人,要獨自承擔近乎所有的壓力!

    道德擔憂,鴻鈞承擔不住,最后跪了……

    他們還不得陪葬?

    當然,鴻鈞卻沒這份自覺。

    相反,他很淡定,穩如老狗,還能給道教諸強發戰前帶動。

    “諸位!”

    “此刻到了關頭的時候!”

    “是黎明前的最后暗中!”

    “走過去,我們便能摘取勝利的果實!”

    “我們已經贏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你們不相信?”

    鴻鈞大笑,“不要不相信……事實上,在他們選擇用武力來抵擋、要用力量來解決問題源頭的時候,他們就承認了本身的掉!”

    “鴻鈞丞相……此話怎講?”鎮元子詢問著心中的不解——場面地步成長至此,沖突如此激烈,怎么就說勝負已分?

    “要說力量,當今時代,誰能比天帝更強?”鴻鈞反問。

    “天帝……自然是無雙無對,萬古無敵!辨傇е數,“祖神不出,無人可與之抗衡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天帝掌握無敵戰力,為什么面對曾經上躥下跳的諸神,他從來沒有過大殺特殺,殺到諸神顫栗,誠惶誠恐的在手下處事?”

    “不要懷疑……他絕對有這份力量!兵欌x淡笑,“反而是耐著性子,跟諸神博弈,進行權爭,一次次的調整本身政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鎮元語塞,俄然發現找不到合適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因為,他明曉本末,清楚力量并非重點!兵欌x接續,“我們修行,最底子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為了提升自我!”

    “力量,只是此中的附帶品!

    “全知全能,知尚且要放在能之前!”

    “的確,力量這東西很好用……不消解決問題,能夠直接解決制造問題的人,等同于解決了問題!

    “但是說到底,這其實不過自欺欺人!

    “解決了方針又如何?問題依舊存在!”

    鴻鈞輕嘆,“問題的本質是什么?是對我們的詰難,是對我們思想、智慧、心靈的考驗!

    “用智慧去解決困難的問題,本身就是對我們本身思想智慧、行為處事的一種全新的升華和蛻變!

    “修行追求的,不就是這些?”

    “用力量大殺特殺,當然是爽快,但卻同樣掉去了這個機會!

    “嚴格的說,這已經是在抱殘守缺,不肯睜眼看問題!

    “天帝執天庭,耐著性子與諸神博弈,在諸神不消暴力抵擋之前,從始至終都是用智慧去應對……他是在將天庭乃至是洪荒,所有的生靈做為其道行心靈的磨刀石,打磨其智慧,升華其思想!”

    “諸神上躥下跳,變著法子來為本身牟利……他們每一次秀得飛起的操作,都是對于伏羲制定的天規律令的縫隙的攻擊,讓伏羲能知曉自身思維在設計這些方面時的缺漏之處!

    “知道缺漏,才好彌補,才能改正,更完美,更進步……”鴻鈞感傷,“智慧強了,道行也更強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洪荒世界一直在進步,在伏羲的施政下升華,也意味著天帝一直在強大!”

    “越來越可怕!”

    鴻鈞道出伏羲的狀態,那是讓天道都感觸感染顫栗的情況。

    “事實上呢,這些道理……那些大羅中的巨頭也懂!”

    “你們真以為,他們鉆天帝法令的空子,純粹就是為了利益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,功德方面是占不小比重,卻絕不是全部!

    “他們也是在磨礪智慧!”

    他虛虛點指,遙指已經殺進了大羅天的帝君強者,“在天帝設下的游戲法則中,拼了命的鉆空子……這里面耗費的心力怎么會少?”

    “赫然是以至強者為敵手,去打磨自身的思維智慧!

    “一個設局,一個破局……設局對破局的缺漏進行彌補,破局的再從中挑刺!

    “不竭的變動,不竭的改革,才有越來越強大的蛻變!

    “不管是天帝,還是手下的巨頭,都在這樣的過程中升華著,圓滿著!

    “這是一場彼此都心照不宣的游戲……早已超脫了純粹利益的范圍!

    在競爭中進步,在博弈中升華……智慧即力量,智慧提升了,力量一樣在提升!

    這其實是大羅強者的一種自我修行!

    固然過程比較慢,但卻勝在長久,源源不竭。

    “直到某一天,哪一方先動用武力——這便是在表白,他們已經無力用智慧去博弈了,所有的棋路都被封死!

    “他們只剩下了本身,也只有本身!

    “到了這個時候,武力的反擊,只是不甘心、絕望之下的表示罷了!

    鴻鈞很悠閑,“也算是為這一般游戲蓋棺定論,畫上一個句號!

    “等著下一盤,新的棋盤擺好,游戲法則制定,大師從頭再來過!

    他耳提面命,為道教中的新生大羅提點著,讓他們可以更快大白大羅層次的游戲法則和套路。

    這里面,殺伐是有,但已經逐漸從本家兒流退下。

    除非是那種非此即彼的情況,凡是有妥協的余地,多是會進行一番博弈。

    感覺棋路有些落鄙人風,有點委屈,就想大殺四方?

    不說大羅不死特性,先天不滅靈光永恒不滅,絕對的扼殺本身就是偽命題。

    就說漫漫修行歲月中累積的修養呢?心性呢?

    沒有承載天地、背負榮耀和痛苦的心靈,是怎么混到大羅道果的?

    痛苦都不克不及擊倒的人,又怎么會因為一時的吃虧而爆發?

    大羅倒果為因,所以看因看果……至于此中過程經歷幾番磨難?

    倒是不在乎的。

    甚至有時候,會但愿磨難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只有大磨難,才有真人杰!

    不過,磨難歸磨難……要是磨難之后還充公獲,爆發宣泄一下,那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就比如說——此刻!

    一大票大神通者,氣咻咻的上門找場子來了。

    他們明知道十有八九打不過,但不免難免一囗氣憋在心里憋壞了本身,還是選擇了用戰斗,來酣暢淋漓的發泄!

    這是一場幾乎鎖定了必敗成果的戰爭。

    可卻不是為了贏而戰斗,是為了自身的宣泄。

    最后的反撲,綻放輝煌,祭奠過去的本身——

    我努力了,我奮斗了,我拼盡一切了!

    固然仿照照舊掉敗,但我不后悔!

    當然……如果能濺仇家一臉血,就是最好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媧皇心中感喟,“伏羲阿誰油滑的家伙,竟然跑了!”

    “留下只天道精,代他受過!

    PS:emmm……皮者,終斷腿。第三百七十六章被封印了,作者君在積極拯救點竄中。--------《9小說網-9XiaoShuo.net-免費小說》----------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全文閱讀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目錄

河南11选5走势